短歌行 (陈贤庆)

      写给一位女孩

(之一)

你悄然来到这里,象一抹淡红的朝霞。

天边因你而增亮丽,地面因你而添光华。

 

你有时象一株含羞草,有时又象一朵月季花。

蜂蝶围绕在你前后,你常弄得人们心乱如麻。

 

我怜爱地看着这美好的情景,一边喝着那杯甘苦的红茶。

我的青春岁月不断回闪,仿佛又见到数十年前的她……

(之二)

爱情早已离我远去,但我还未消尽满腔的热情;

每当美的事物浮现,内心也会不得安宁。

 

我时时注视你的笑脸,还有你闪动的眼睛;

我会担心你的笑意减退,眼中流露出冷冰。

 

你是我面前的一道风景线,早上霞光灿烂,傍晚黄莺柔鸣。

我愿它永远不会消失,让我的心更火热,更年轻……

(之三) 

没有谁会一帆风顺,你的挫折皆因年轻。

执着是一种美德,但懂得放弃并非无情。

 

朝霞固然艳丽,夕照依样光明。

今夜虽没有圆月,但布满可爱的星星。

 

跳出烦恼的阴影,内心会坦荡安宁。

自信的言行举止,总会引来艳羡的眼睛。

(之四)

你天真的笑脸,是否闪过一丝忧郁的眼神?

你甜美的笑语,是否掩盖着心底的伤痕?

 

谁都难以坦然地活着,尽管人人都说追求善与真。

戴着面具生活的确很累,如何才能驱赶那阴翳层云?

 

快乐的小鸟在枝头歌唱,它们不会知道你忧伤的原因。

春天到了难道你还记住寒冬的冰冷?快去欣赏那叶的翠绿,花的芳芬。

 

          爱之短章

(序)

岁月在无声地流逝,生活中充满滚滚红尘。

心间有着美的意念,就会抹去肮脏的记痕。

 

尽管世事很难预料,哪怕某天就是梦醒时分;

只要还有美的梦境,就应珍惜你同路的人。

(之一)

他们沉浸在游山玩水的乐趣,坦荡的心胸尽量打开。

白云悠悠,溪流清澈,一切美的事物都乐意涌来。

 

爱神的手,捏着两粒奇妙的种子,轻轻地在两颗心上播栽。

于是,在他们的眼里,全都是美的山,美的水,美的情怀。

(之二)

他欣赏她,象一泓清净的水;她爱慕他,象一本厚实的书。

不靠媚眼、秀发的吸引;不用物质、名利的吹嘘。

 

每句说话,都表现了性格的特点;每个眼神,都流露出心灵的画图。

没有什么比诚恳更重要,诚恳才能铺设出爱的坦途。

(之三)

轻轻的握手,如激流拍岸;深情的对视,象醇酒馨香。

他能感到春的温暖;她会体会夏的激昂。

 

是喜爱园林的幽静,还是醉心那摇曳的烛光?

一切都如梦如幻,但分明耳畔就有乐声悠扬。

(之四)

牵挂着别人,这感觉很美;被别人惦念,这滋味更甜。

他也许徘徊在西郊的林道;她可能眺望在南岛的海边。

 

心中装着对方,你会知道他的每一步;对方心中有你,他会关心你的每一天。

你可能难以忍受互相牵挂的焦虑,但你一定喜欢阅读互相牵挂的诗篇。

(之五)

那山,那洞,那庙,那香烟在缭绕,你们站到那泥塑前。

为牵挂的人祈祷,愿其事事畅顺,心似蜜甜。

 

那是一些什么山石?它记载着沧海桑田。

月亮高悬在天上,它记住了你们的万语千言。

(之六)

又是一个有月的夜,更圆的月亮挂在高空。

草地上流萤在飞舞,棕榈树招来轻轻的风。

 

无言地偎依着,祝福的说话尽在心中。

有明月在天上作见证,那感觉比茶香,比酒浓。

(之七)

悄悄地进入这所古老的建筑,处处有奇花异草,怪石回廊。

池中的游鱼享受着无忧的生活,参天的大树诉说着人世的沧桑。

 

夏日的骤雨增添了园中的景致,飞瀑的流泻浇不冷滚烫的胸膛。

葵叶间有小鸟在吱嘁地翔舞,为深情的人儿唤来一抹如血的斜阳。

(之八)

又是一片绿茵茵的草地,眼前是那醉人的碧波。

洋伞下有恋人说着情话,池中传来孩子的笑语欢歌。

 

黄昏时忽遇倾盆大雨,日暮中看到了树影婆娑。

烛光在轻轻地摇曳着,丝丝暖流注入了心窝。

(之九)

石桥牌坊,在骄阳下尤其壮美;湖光山色,在骤雨后更加清明。

大殿轻烟,缭绕着善男信女;四周神佛,可洞悉脚下人儿的心情?

 

宽阔的大道,入夜依然喧闹;耀眼的,是南来北往的车灯。

他们从何处来,又往何处去?别问我,去问那天空的繁星。

(此组诗歌刊登于《中山作家》第三期)

 

春日放歌

春天悄悄到来,我聆听春之歌声,

每个音符都悠扬婉转,每段旋律都交响共鸣。

 

我爱风的爽朗,我爱雨的温馨;

我爱花的艳丽,我爱草的青青。

我爱鱼儿跃出水面,我爱燕子时飞时停。

 

我爱活泼,我爱年轻;

我爱姑娘天真的笑脸,我爱男儿闪亮的眼睛。

我爱蓬勃的事业,我爱和睦的家庭。

我爱朋友的善良诚实,我爱世界的进步和平。

 

一切美的事物,都会撩拨我的神经;

一切美的感觉,都会融入我的心灵。

 

春天,春天,可爱的春天,你引起我思索,你带给我热情。

我迎着春风歌唱,歌唱大地欣欣向荣。

(此诗刊登《中山诗苑》第60期、收入《悠悠咸淡水——中山诗群白皮书》)

我站在海蚀遗址

   陈贤庆

这分明是一片结结实实的大地,

以前怎会是茫无际涯的汪洋?

我凝视着脚下的岩石,

要在缝隙中寻找昔日的时光。

 

啊,我找到了半片小贝壳,

它就镶嵌在坚硬的岩石缝中。

它以自身的存在无可争辩地告诉我,

亿万年前,它曾是这里的主人公。

 

光阴似箭、岁月无情常令你感慨,

但你真的看到过沧海变桑田?

是什么力量使得汪洋大海退却,

留下这一片开满黄菊的平原?

 

先民们发现了这块土地,

拉男带女来此安居。

他们植林育稻,

他们种菜养鱼。

 

过去了几百年,过去了一千载,

一代又一代的人们,谱写着勤劳的篇章。

黄圃——珠三角上的这座古镇,

经历了第二度的沧桑。

 

田园风光依然旧迹可辩,

街衢中满耳粤调南音。

飘色板上的童男幼女,

正将古老的故事翻新。

 

改革的浪潮搅动着这片热土,

现代化的气息扑面而来。

铜材铝管产自规模企业,

腊味飘香换取致富钱财。

 

我站在海蚀遗址,

四周有耀眼的红霞。

不必惋惜夕阳在西山坠落,

明天,我们又会见到更灿烂的光华。

(此诗载《黄圃诗词集》《中山作家》第八期)

     同一首歌

(一位正读着大学的学生发来急件,要我为她们的晚会节目《同一首歌》写一段朗诵,我如此这般写了,不忍废弃,也收录于此)

甲:你来自东莞,我来自江门;

乙:我来自潮汕,你来自湛江;

甲:他来自湘江之滨,或来自井冈山下;

乙:她来自王昭君的故里,或来自刘三姐的家乡。

甲:是的,我们都来自五湖四海,来到了这所美丽的校园;

乙:我们一起学习,一起生活,同在一片蓝天下。

甲:可能彼此的性格有区别,

乙:或许大家的爱好有不同,

甲:但是,不管我们来自何方,我们的心都在一起跳动;

乙:不管我们说的是什么方言,我们都会唱同一首歌。

甲:同一首歌,它在朝阳升起的时候唱;

乙:同一首歌,它在晚霞烂漫的时候唱,

甲:高兴的时候唱起它,我们会更加高兴;

乙:苦恼的时候唱起它,苦恼就会消失。

甲:是的,同一首歌,它唱出了我们的心声;

乙:同一首歌,它唱出了我们的欢乐,我们的情谊。

甲:我们唱着同一首歌,走进了校门;

乙:我们唱着同一首歌,又将走出校门。

甲:但是,朋友,今后,不管我们走到什么地方,

我们的心中都会唱着:同一首歌!

乙:亲爱的朋友,在这星光灿烂的夜晚,就让我们再一次献给你——

合:同一首歌!

 

 (2014年10月,市文联安排写作,赞颂“中山好人”)

赞“中山好人”黄红星

塞舌尔在哪儿?

在遥远的非洲。

那里活跃着一位中国人的身影,

年轻的大夫——黄红星。

 

语言,气候……克服了种种困难,

他努力工作,医术精益求精。

无数被救助的非洲患者,

记住了他的医德医名。

 

赞“中山好人”段铁群

他是电工段铁群,

平凡的工作平凡的人。

但就在平凡的维修工作中,

他,处处严肃认真。

 

种花养草是他分外之事,

耐心帮助孤寡,体现奉献精神。

人啊,只有懂得感恩和爱,

他的心中,就没有灰尘。

 

赞“中山好人”张国锬

大家亲切喊他“张工”,

不是恭维他的职称,

作为一名电信故障的技师,

需要多少耐性和才能!

 

白天检修线路,攀高钻低,

晚上接收突然而来的电话铃声。

那里出现短路,那里有群众求助,

他便立即出动,风雨兼程。

 

赞“中山好人”吴雪

谁能想象,在大茅岛的麻风人丛中,

行走着一位年轻的姑娘?

仅凭这么一点,

你就该投去赞叹的目光。

 

她将病人作亲人,

让他们每天也体面地迎接朝阳。

他们身上的血快要干枯,

但必定还有一股暖流注入心房。

 

赞“中山好人”罗美芳

谁说城管与流动小贩

是一对天敌?

只要你将心比心,

总能找到打开和谐之门的钥匙。

 

罗美芳的功劳

体现在并不厚重的一纸,

但就是那一纸《办法》

更加净化了我们这座美丽的城市。

 

赞“中山好人”李海秋

她从哪里来?

是社区里一位平凡的大姐。

她从哪里来?

她又像从天上下凡的仙姑。

 

在维也纳金色大厅唱完歌后,

她又回到街道里充当贫弱者的保姆。

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激励她

铺设出一条璀璨的人生路。

  

赞“中山好人”何振光

一位退休教师,八旬老人,

科普工作是他的人生定位。

他奔走在学校,忙碌在社区,

为的是让科学战胜愚昧。

 

他高兴地看到自己的成绩——

老年人抛弃了神鬼,

青年人远离了冰毒,

孩子们鄙视了浪费……

                                                 2015年7月

重返钟祥东桥中学

离别三十年,他重踏这块土地,

激荡的心潮,难以掩饰。

一步一回头,他看得匆忙,也看得仔细。

他找不到曾住过的瓦房,但打开了尘封的回忆。


忘不了,教室里的欢欣,球场上的趣事。

忘不了,夏夜的朦胧,冬朝的神秘。

忘不了,校园四周,草色青葱,树木浓密。

忘不了,堰塘有蛙鸣,田野散香气。

 

柳荫下弹琴歌唱的潇洒风流,早已随岁月渐渐消逝。

三十年前的漂泊男儿,如今脸上已刻满沧桑的印记。

见到同样苍老的同仁,他努力回想他们曾经的秀丽。

年近半百的学生们围拢在他身边,声声问候让他感动流涕。

 

岁月无情,仿佛刹那间,大家便走过了三十年尘世。

三十年后旧地重游,他咀嚼着圆梦的意义。

面对着四十多位学生,他不用给他们什么说教勉励。

他能留下的,就是这几行深情的文字。

                                              2015年8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