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佛慈悲

                              陈贤庆

  农历十一月二十三日,即公历2005年1月3日,中山市黄圃镇之报恩禅寺举行三尊大佛开光大法会。 

  是日上午,我上完两节课,手上之粉笔灰未洗,即赶至报恩禅寺,但见寺门之外,已人山人海,各种车辆排成长列,锣鼓喧天,醒狮舞动,热闹非凡。我于寺门前之嘉宾留名册上签名,即可得一份纪念品,乃木雕之观音象也。入得寺门,便见身穿黄袈纱之僧侣,排成两长列,夹道欢迎,不时向来宾抛洒新鲜花瓣。报恩禅寺内,更是人如潮涌,不仅有本镇本市之虔诚者,更有顺德、广州、港澳等外地之善男信女。禅寺四周旗幡与汽球飘动,高音喇叭播放着宋祖英之《好日子》,使人几疑身处嘉年华会之中。

  约10时许,盛会开始,我非政要及特邀嘉宾,无法进入高出一层之主会场,只能远观,然而,会场之程序,通过喇叭,亦可知晓。我非善信,之所以耐心伫立风中侧耳倾听,无非想了解多些佛教文化而已。参加此盛会者,有省市之党政领导,有佛教协会负责人及各地山门之主持或方丈,有港澳同乡会之乡亲等。令我惊讶的是,此会议与市镇之党政人大等会议无异,领导相继讲话,寺院住持明一法师之讲话,亦如同长篇之《政府工作报告》,鲜有佛学成分。趁此机会,我不如向诸位介绍此报恩禅寺。

  中山市黄圃镇报恩禅寺,始建于清代,依葫山而建,曾经鼎盛一时,及后久经沧桑,日益破旧。1995年,香港慧皆老法师发大菩萨心,筹资重建,始得保护。2001年正月,经市佛教协会礼请明一法师晋院,从此,明一法师致力建寺安僧,培养道风,弘法利生,普济救灾,唱缘募化,使得报恩禅寺焕然一新,殿堂宏伟,佛事庄严,香火鼎盛,并成为黄圃观光旅游区之一处景点。去岁末,我带我校文学社学生外出采风时曾来此参观,惊叹数年不见,禅寺的确变化巨大。为报支持重建寺院十方施主殷勤护持之厚德,祈福消灾,香港慧皆老法师倡议从2004年12月27日至2005年1月2日举行护国普济水陆大斋盛会,元旦下午,我亦来此,亲睹一场法事。如今,乃三尊大佛开光大法会,何谓“开光”,我正为弄清此事而来,非为礼佛也。

  我正遐想之际,会议结束,领导嘉宾退场,下一程序,当是大佛开光,可能此乃佛门中人事,我等无缘目睹。是时10点半,但见万千善信,围于大殿四周,布于寺院各处,口唱佛经,仰首观天,似有期待。我被众人包围,亦抬头观天,只见乌云满布,不见一点日光,尚有降雨之忧。渐渐,闻得身边数位中年女善信口诵“南无阿弥陀佛”之声越发激昂,似达高潮,何故?举头望天,不觉惊讶,天宇间有一处云层渐渐稀薄,竟露出些许阳光;及至瞪目视之,忽见太阳穿行于那小许薄云中,光芒耀眼,似幻化出一座既似观音又似如来之座像!我发现,天宇之其余,依旧阴云密布。此时,满院善信大声欢呼并诵唱,而我亦无法解释这一天象,反而忽生敬畏之心,莫非真个举头三尺有神灵?!之后,太阳数度穿行于薄云之中,使得满院善信如痴如醉。我进退不得,唯有又陷入遐想之中。

  佛教乃外来教派,一经传入我国,即信奉者众。我想,说佛法无边,可祈福消灾,恐怕不实,南亚地区佛教盛行,亦难御地震海啸之劫。然则,佛教导人向善,宣扬种善因得善果,普救众生,且维持社会和谐安定,实在可以与时共存并俱进。我以为,僧侣总比歹徒好,有佛总比无佛好,有寄托总比无寄托好,有敬畏总比无敬畏好。

  回想文革浩劫,扫除一切文化,佛教文化亦不能幸免,此乃人类文明之灾。改革开放,市委市政府落实党之宗教政策,使得僧道可以保存并发展。我想,文明社会需要有包容,有包容才能达到和谐,有和谐才能有安康,此日报恩禅寺之盛会得以举行,正是包容与和谐之体现。

  党政领导与佛教大师共处,和谐也;礼仪小姐与佛门弟子共事,和谐也;黄色袈纱与耐克滑雪帽共于一身,和谐也;颈上之念珠与腰间之手机共用,和谐也;青烟袅袅与汽球飘飘,和谐也;法华经与《好日子》共悠扬,和谐也;镇上经济发展,寺中香火鼎盛,和谐也;人民安居乐业,僧侣礼佛弘法,和谐也……

  十一时,太阳复隐,阴云依旧密布,许是开光仪式结束,大佛亦需休息?眼观四周仍未散去之万千善信,我希望佛祖真个存在,永保大众安居乐业,健康无灾,如意吉祥。仰首天空,我亦不禁双手合十,口中虔诚祈祷:“我佛慈悲……”

(此文刊登于05年7月12日《香山报》、《中山作家》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