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楼下廖家坡

                                观潮

     大概一千年前(1045年),有一位叫范仲淹字希文的人,在朋友、巴陵太守滕子京的邀请下,来到了岳阳,登上了重修的岳阳楼。面对着“浩浩汤汤”,“一碧万倾”的洞庭湖,范仲淹触景生情,豪情似汹涌澎湃之潮水,一发而不可收,写下了脍炙人口的名篇——《岳阳楼记》。在此文中,范仲淹抒发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情怀,更喊出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博大的心声。

     1981年8月,我曾慕名而来到岳阳楼,在已破旧的古楼上,我也凭栏远眺,吟了两首恐怕会见笑于大方之家的所谓七绝。其一云:仆仆风尘到洞庭,果然胜状在巴陵。天光上下波千倾,远眺君山最动情。其二云:眼前天下第一楼,欲坠危危度夏秋。都是希文奇赋在,陈郎此日也来游。范仲淹说“碧波万倾”,我何以说“波千倾”?皆因历经千年,自然变迁,人为破坏,怎么还有“万倾”?留得“千倾”已很不错了。

     我这篇文章,主题莫非是“环保”?非也,因为要写到岳阳这个地方,所以情不自禁谈到范仲淹,谈到《岳阳楼记》,谈到自己旧日的行踪及诗作。

     我要写的,是岳阳市火车站旁的廖家坡。这是个什么名胜古迹?原来,并非名胜古迹,乃是一处现代的大“淫窝”。自1994年起,这个小地方就逐渐“兴旺”起来,竟然有300百多家旅店以“色情”伎俩招徕顾客,形成了远近闻名的“温柔乡”。这廖家坡离岳阳楼有多远,我不得而知,但它似属岳阳楼区,当是不远吧。可以想象,那肯定是一个黄赌毒俱全,藏污纳垢的地方。从1994年至今,已有八年之久,何以据说最近才能将它“荡平”?

    原来,这个廖家坡,数百家旅店的主人以及他们的手下,已经形成了一个“村民自治会”,共同对付政府的清查。看其组织之严密,已是一个“黑社会”无疑。最具讽刺意味的是,在廖家坡,有一位姓陈老汉,专门是负责通风报信的,他的手段其实很原始,就靠一面铜锣,民警来了,他就敲响铜锣报信。报纸的消息没有说到那位陈老汉多大年纪,不知当年日本鬼子侵略岳阳时,他有没有敲响铜锣为村民报信;也不知解放大军解放岳阳时,他有没有敲锣打鼓去欢迎,但现在,他为那些黄色旅店敲锣报信,却是事实。

    按道理,共产党人民政府的天下,岂容你廖家坡这颗毒瘤长期存在?!一面铜锣就可以阻挡民警及联防队员的扫荡?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么多年来,有关部门也进行过多次整治,却收效甚微;更令人汗颜的是,民警和联防队员每次去抓嫖,都被陈老汉的铜锣声召之即来的上百名旅店业主和出租屋主手拿棍棒和菜刀杀得落荒而逃!想当年,共产党八年抗战,也能打败日本侵略军;仅用了三年半时间就打败了八百万国民党军队,可是,现在,八年来,也无奈那廖家坡大淫窝何,真是奇耻大辱!

    促使岳阳市政府下大决心扫荡廖家坡大淫窝的,是报上披露的一件令人发指的事件:2001年5月16日,岳阳市华容县的一位12岁少女负气离家出走,在岳阳被一个叫邓光明的无业游民带到廖家坡,以500元的价格买给老板娘刘丽萍。据警方查明,从5月21日到8月25日少女被解救,廖家坡共有150个“老板”先后找她在各自的旅店接过客,总计685次!之后,少女的父亲连续两个多月露宿岳阳街头上访告状,此事再经报界披露,全国震惊。岳阳市委大概也不能不行动了,据说在3月22日及27日,岳阳楼区九个部门联手,“荡平”了这个大淫窝。我之所以在“荡平”二字上加上引号,是我对这“荡平”还有点怀疑。

    区区一个廖家坡,还有全国各地的什么“坡”,要整治,说起来不应是很困难的事,想想解放之初,全国有多少国民党时代留下的妓女、赌徒、鸦片烟鬼等,共产党用不了两三年,即把他们改造过来,变成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为什么这样神奇?我想,只有一个原因,那这是,共产党人及各级干部,他们本身不嫖不赌不吸毒,并对此深恶痛绝,试问黄赌毒还有存在的可能吗?而今天,我们许多地方的领导,对付几间小小的“发廊”,也显得无能为力,个中原因,恐怕不说自明吧。

    廖家坡这个大淫窝,就在岳阳市火车站附近,存在了八年,试想想,在这八年之中,该有多少岳阳市民及其他地方的人身受其害!作为岳阳市的“公仆”,如果能学到范文正公的一点点“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思想,就不会让这颗毒瘤贻害无穷,可惜……

    “荡平”了廖家坡这个大淫窝,本该很高兴,应为岳阳市的领导唱一曲赞歌,然而,我却唱不出口,还写了上面那几段恐怕不大中看的文字。唉!……

                                            2002年3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