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的张承业

                        观潮

      翻开报纸,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贪官被揭露被查处的消息。诚然,这体现了党中央反腐倡廉的决心和成果,不过,那些贪官动辄贪污受贿数十万数百万数千万甚至上亿元,始被揭发查处,却又不得不令人深思:为什么不能防范于未然?怎样才能限制权力的膨胀?须知,如果这两者做不到或做不好,贪官是层出不穷的,并非“三讲”“五讲”所能遏制。

     读《资治通鉴》《新五代传》之类,可知有李存勖其人。有关他的篇章,如《伶官传序》,还选进高中的语文教材。大家都知道,李存勖为晋王李克用之子,李克用与朱温长期交战,未果而病亡。临死时,李克用赠与儿子李存勖三支箭,要他消灭朱温,完成三桩遗愿。李存勖承袭晋王之位,牢记三矢遗志,历经十余年征战,灭后梁而建立后唐,是为后唐庄宗。得天下后,李存勖宠信伶人,使得伶官坐大,最后身死国灭。

    欧阳修称李存勖打天下时,“何其壮哉”!李存勖当然有其勇猛善战的优点,但他也有专事杀戮、爱财如命等缺点,如果没有什么人或措施制约他的行为,恐怕他也成就不了帝业。《资治通鉴·后梁记》中有一段记载,我觉得很有意思。这段文字如下:

    晋王还晋阳。王连岁出征,凡军府政事一委监军史张承业。承业劝课农桑,畜积金谷,收市兵马,征租行法,不宽贵戚,由是军城肃清,馈饷不乏。王或时须钱蒱博及给赐伶人,而承业勒之,钱不可得。王乃置酒钱库,令其子继岌为承业舞,承业以宝带及币马赠之。王指钱积呼继笈小名谓承业曰:“和哥乏钱,七哥宜以钱一积与之,带马未为厚也。”承业曰:“郎君缠头皆出承业俸禄,此钱,大王所以养战士也,承业不敢以公物为私礼。”王不悦,凭酒以语侵之,承业怒曰:“仆老敕使耳!非为子孙计,惜此库钱,所以佐王成霸业也。不然,王自取用之,何问仆为!不过钱尽民散,一无所成耳。”王怒,顾李绍荣索剑,承业起,挽王衣泣曰:“仆受先王顾托之命,誓为国家诛忭贼。若以惜库物死于王手,仆下见先王无愧矣。今日就王请死!”阎宝从旁解承业手,令退。承业奋拳殴宝踣地,骂曰:“阎宝,朱温之党,受晋大恩,曾不尽忠为报,顾欲以诌媚自容邪!”曹太夫人闻之,遽令召王,王惶恐扣头,谢承业曰:“吾以酒失忤七哥,必且得罪于太夫人,七哥为吾痛饮以分其过。”王连饮四卮,承业竟不肯饮。王入宫,太夫人使人谢承业曰:“小儿忤特进,适已笞之矣。”明日,太夫人与王俱至承业第谢之。未几,,承制授承业开府仪同三司、左卫上将军、燕国公。承业顾辞不受,但称唐官以至终身。

     这段记载让我最感兴趣的,是文中那个叫张承业的人。他的职务是“监军史”,掌管经济钱粮。从文中我们可以得知,贵为晋王的李存勖,并无大笔一挥,随意调拨钱财的权力,有时他要赌博,要赏赐伶人,也没有钱,钱让张承业掌管着,不准他挪作此用。在今天,我们能够听闻第一把手要用钱而出纳会计卡住不给的事吗?那个张承业何许人也,有那么大的能耐?原来他是个宦官而已,本姓康,幼时被阉入宫,后被内常侍张泰收为养子,改名张承业。唐末被任为河东监军,辅助晋王李克用,而李克用对他也有救命之恩。李克用死后,辅助其子李存勖。

    提不到钱,李存勖不得不想办法了,某日,他带着亲信及儿子在钱库置酒请张承业喝,并令儿子李继岌为他跳舞,借儿子的名义,想讨一点钱。这事,在今天也是不可思议的,哪有上司带着儿子行贿下属之理?上司的儿子缺钱用,这正是行贿讨好的最佳时机,求之不得呢!到了这一步,张承业也该通融吧,适当从库房拿出一点钱给他们父子,这样大家都好过。但是,张承业就是不肯拿出库钱来,而是将自己身上稍为贵重之物赠送。李存勖见他点而不化,只得指着钱库中的“钱积”,说:“和哥缺钱用,七哥就给他一积钱吧,宝带币马值不了多少钱啊!”说这话时,晋王为了套近乎,已全然忘记了君臣之礼,“和哥”“七哥”的称呼都用上了。“一积钱”有多少,我没有研究过,大概是“一堆”,然而到底有多少,实在说不清,不过,总不会超过今天的贪官送给情妇一套房的价格吧。看到李存勖那低声下气的样子,我们有些官员恐怕会拍案而起,怒曰:“老李,你太窝囊也!要是我,毙他张承业如毙一苍蝇耳!”的确,身为晋王者,这样做也够窝囊了,在亲信和儿子面前,颜脸何存?!事情至此,张承业也该手软了吧?然而不!张承业正色道:“我送你的宝带币马,都是用我的俸禄买的,库房中的钱是用来养战士的,我不能假公济私。”

    到了这一步,晋王也愤怒了,借着酒气骂他。我们有些下属,在一般时候可以坚持原则,但当上司发淫威时,则不得不敛声屏气了,因为事关饭碗前途。然而,张承业并无畏惧,说:“我是先王授命要我管好府库的,库中的钱,是要帮助大王成就霸业的。如果不是这样,大王自己取来用好了,何必问我!只不过,钱用完了,就什么也没有了!”此话更激怒晋王,回头向李绍荣索剑。张承业并不怕死,拉着晋王的衣服哭着说:“我受先王顾托之命,誓为国家诛杀朱温逆贼,如果我是因为保护库钱而死于大王之手,我见到先王也就无愧了,大王就把我杀了吧!”晋王有位亲信叫阎宝的,在一旁掰开张承业的手,令其退下。张承业奋起挥拳将阎宝打翻在地,并痛骂他本是朱温部下,如今又谄媚晋王。张承业的义勇行为,实在令我们不少人感到惭愧的,尤其是那些管钱管账的科长股长们。不过,肯定有人会问,张承业何来这样的勇气,敢于与顶头上司对抗?原来,除了他受命于先王这一条件外,亦有人可以制约住晋王李存勖,这就是李存勖之母曹太夫人。

  就在晋王与张承业纠缠的时候,曹太夫人闻之,使人召晋王。晋王慌了,连忙向张承业磕头道歉,说:“刚才喝醉酒,冒犯了七哥,也会得罪太夫人,七哥就与我痛饮几杯,一起入宫与我承担这罪过吧!”晋王能做到这一点,张承业也该给一个台阶他下去吧,然而,刚直的张承业连这点也不通融,晋王一连饮了四杯,他也不肯饮,大概他认为,我没有错,错的是你,我为什么要给你分担责任?如此不会拐弯的人,在今天,十之八九也会下岗的!结果是,晋王入宫受了一顿鞭打,次日,曹太夫人还领着晋王到张承业的府上谢罪。有人可能会提出疑问,张承业是否在“做秀”,想获得更大的官职?果然,不久,张承业被升官加爵,然而他都婉拒了。可见,他的所作所为,仅仅是忠于职守罢了。

   以上就是张承业的故事。我说他“可爱”,你是否也觉得他“可爱”?在行文中,我多处都用了“厚古薄今”的手法,这其实是不好的,肯定会有人大声指责:我们今天的干部,难道比不上封建时代的一位太监宦官张承业?!然而,我也属情不得已,因为这故事的确使我产生不少比较和联想。最重要一点,我以为是,晋王李存勖为何不至于犯更大的错误?原因恐怕就在于,他的权力受到了制约!他受制于张承业,更受制于曹太夫人。所以,他想拿“一积”公款使用而不可得,更无从调动大批资金到某地豪赌了。试想,如果张承业仅仅是晋王的臣子,稍不如意,晋王就可以炒掉他;如果张承业仅仅听命于晋王,他也没有勇气和正气犯上,就象我们现在许多的纪委书记,是党委第二第三书记,如何去监督第一书记?在陈希同、胡长青、成克杰、慕绥新等人的身边,难道没有纪委和纪委书记吗?为什么他们长期贪污受贿包养情妇而无人揭发?很明显,在他们身边没有“张承业”,更没有“曹太夫人”或“曹太夫人”遥不可及,以致他们一步步堕落。缺乏行之有效的监督机制的官场,实际如染缸如坟墓,谁进去了,也不会比上述诸公更清白的!

  在本文结束之际,尽管张承业不过是一位太监宦官,他的行为也属愚忠之列,但我也不禁赞叹:可爱的张承业!